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我,天煞孤星,爱好交友 > 第三百四十七章 徒弟变上司,这是什么感受?

第三百四十七章 徒弟变上司,这是什么感受?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中午。
  
  浙沥沥的声音响起。
  
  细雨连绵成线,自天穹之上洒落。
  
  神都宽阔的街道上面,雨水顺着沟壑不断汇聚,最后犹如溪水一样流消,于青石的间隙中消失无踪液空发个腰间悬挂时,就的如无形的雨伞,自赵无渡药,迎细雨缓步走在神部青石街道上,天鸡之上便的雨水,更高赵无三尺
  
  “师父。”
  
  窦长生主动相迎,声音充厅着喜悦发自内心的欣喜,这位师父可和神秘师父不同,那位是便宜师父,双方勾心斗角,窦长生对神秘师父,从来都无法完全相信,就算给自己再多的好处,绝对是居心不良。
  
  但面前这位赵无渡不同,这是真把自己当做弟子,当初也是一心培养自己,尽管双方接触不久,可窦长生是真心认可的,这失踪了一年多,
  
  快要两年的时间,窦长生心中也是有着焦虑的。
  
  要不是不断有消息传来,窦长生早就主动去寻找了,要是今年再不出现,就算有消息传来,窦长生也会主动寻找,窦长生也怕自家师父被人暗害了。
  
  现如今看见赵无渡,窦长生心中的忧虑消散。
  
  赵无渡看着主动相迎来的窦长生,一别近乎两年,窦长生这位弟子完全已经······
  
  书友们在热火朝天地讨论最新剧情,快来~“起#点读书一,一起参与进来吧!
  
  中午。
  
  浙沥沥的声音响起。
  
  细雨连绵成线,自天穹之上洒落神都宽阔的街道上面,雨水顺着沟壑不断汇聚,最后犹如溪水一样流消,于青石的间隙中消失无踪
  
  ,色长形的指大的,迎着细雨步走在神都青石街道上,天写之上的雨水,距离如知无形的丽平日赵无渡大
  
  “师父。”
  
  窦长生主动相迎,声音充斥着喜悦发自内心的欣喜,这位师父可和神秘师父不同,那位是便宜师父,双方勾心斗角,窦长生对神秘师父,从来都无法完全相信,就算给自己再多的好处,绝对是居心不良。
  
  但面前这位赵无渡不同,这是真把自己当做弟子,当初也是一心培养自己,尽管双方接触不久,可窦长生是真心认可的,这失踪了一年多,
  
  快要两年的时间,窦长生心中也是有着焦虑的。
  
  要不是不断有消息传来,窦长生早就主动去寻找了,要是今年再不出现,就算有消息传来,窦长生也会主动寻找,窦长生也怕自家师父被人暗现如今看见赵无渡,窦长生心中的忧虑消散。
  
  赵无渡看着主动相迎来的窦长生,一别近乎两年,窦长生这位弟子完全已经中午。
  
  沥的声音响起。
  
  细雨连绵成线,自天穹之上酒落。
  
  神都宽阔的街道上面,雨水顺着沟壑不断汇聚,最后犹如溪水一样流消,于青石的间隙中消失无踪。
  
  “师父。”
  
  窦长生主动相迎,声音充斥着喜悦。
  
  发自内心的欣喜,这位师父可和神秘师父不同,那位是便宜师父,双方勾心斗角,窦长生对神秘师父,从来都无法完全相信,就算给自己再多的好处,绝对是居心不良。
  
  但面前这位赵无渡不同,这是真把自己当做弟子,当初也是一心培养自己,尽管双方接触不久,可窦长生是真心认可的,这失踪了一年多,
  
  快要两年的时间,窦长生心中也是有着焦虑的。
  
  要不是不断有消息传来,窦长生早就主动去寻找了,要是今年再不出现,就算有消息传来,窦长生也会主动寻找,窦长生也怕自家师父被人暗害了现如今看见赵无渡,窦长生心中的忧虑消散。
  
  赵无渡看着主动相迎来的窦长生,一别近乎两年,窦长生这位弟子完全已经中午。
  
  浙沥沥的声音响起。
  
  细雨连绵成线,自天弯之上洒落。
  
  神都宽阔的街道上面,雨水顺着沟壑不断汇聚,最后犹如溪水一样流淌,于青石的间隙中消失无踪。
  
  赵无渡硕长高瘦,青色长衫,腰间悬挂着拇指大小的紫色葫芦,迎着细雨缓步走在神都青石街道上,天穹之上倾泻的雨水,距离赵无渡三尺时,就已经凭空蒸发,犹如无形的雨伞,自赵无渡头顶之上撑起。
  
  “师父。”
  
  窦长生主动相迎,声音充斥着喜悦发自内心的欣喜,这位师父可和神秘师父不同,那位是便宜师父,双方勾心斗角,窦长生对神秘师父,从来都无法完全相信,就算给自己再多的好处,绝对是居心不良。
  
  但面前这位赵无渡不同,这是真把自己当做弟子,当初也是一心培养自己,尽管双方接触不久,可窦长生是真心认可的,这失踪了一年多,
  
  快要两年的时间,窦长生心中也是有着焦虑的。
  
  不地不有海,资长生早装主动子了,要今年不出,消意米,实长生会主,实长生自家交人现如今看见赵无渡,窦长生心中的忧虑消散。
  
  赵无渡看着主动相迎来的窦长生,一别近乎两年,窦长生这位弟子完全已经中午。
  
  沥的声音响起。
  
  细雨连绵成线,自天穹之上洒落神都宽阔的街道上面,雨水顺看沟壑不断汇聚,最后犹如溪水一样流淌,于青石的间隙中消失无踪。
  
  赵无渡硕长高瘦,青色长衫,腰间悬挂着拇指大小的紫色葫芦,迎着细雨缓步走在神都青石街道上,天穹之上倾泻的雨水,距离赵无渡三尺时,就已经凭空蒸发,犹如无形的雨伞,自赵无渡头顶之上撑起。
  
  “师父。”
  
  窦长生主动相迎,声音充斥着喜悦。
  
  发自内心的欣喜,这位师父可和神秘师父不同,那位是便宜师父,双方勾心斗角,窦长生对神秘师父,从来都无法完全相信,就算给自己再多的好处,绝对是居心不良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